•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

  • 廣東首例非洲豬瘟疫情的診斷、處置過程以及疫點消毒效果評價

    • 點擊次數:
    • 日期: 2019-03-22
    • 來源: 中國動物檢疫

    2018年12月17日,珠海市畜牧獸醫主管部門接到香洲區報告,稱轄區內某生豬定點屠宰場有豬只異常死亡之后確診為非洲豬瘟疫情,此次疫情為廣東省首例ASF疫情,也是我國公布的第93起ASF疫情。本文通過總結廣東省首例ASF疫情的診斷和處置過程,為ASF的排查、臨床診斷和處置提供參考。

    一、發病情況  

    疫情發生地為珠海市主城區某生豬定點屠宰場。屠宰場有圍墻與外面道路隔離,周圍3 km范圍內無生豬養殖場和生豬交易市場。發病豬同批次共50頭,由一輛運豬車裝載進入屠宰場。根據貨主攜帶的“動物檢疫合格證明(動物A)”溯源,該批生豬來源于廣東省佛山市某小型養豬場。據調查,該養豬場早期曾飼喂過泔水,后改用商品飼料。該批次生豬按時間分階段死亡3頭、6頭、2頭,共計11頭。

    二、臨床診斷  

    臨床癥狀 

    部分發病豬精神不振,站立不穩,體溫升高,40-41℃,扎堆,個別豬排血便、脫肛(圖; 1-A) ;有的病豬四肢、耳朵、腹部和臀部皮膚發紺(圖1-B),亦有個別豬表現頭部、鼻部充血潮紅癥狀。由于病程不同,豬群個體間表現出的臨床癥狀存在一定的差異。

    臨床癥狀 

    剖檢病理變化

    對11頭病死豬全部剖檢發現:脾臟腫大、增厚、變寬,約為正常的2~3倍,且發黑、質脆(圖2-A),腎臟腫大,嚴重淤血,表面呈現彌漫性的黑色淤血斑(圖2-B),或淤血壞死、發黑(圖2-C、D)  ,小腸漿膜呈現彌漫性紅色出血點(圖2-E)或血管網狀充血(圖2-F):頜下淋巴結腫大,顏色發紫(圖2-G)。由于病程不同或個體耐受差異,部分病死豬內臟并未出現明顯的病理變化。在不同的發病豬中,出現病理變化的內臟器官個數也不盡相同,不同發病豬,同一個內臟器官,其病變程度亦有差異。

    三、采樣送檢與確診 

    按照《非洲豬瘟防治技術規范(試行)》和《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要求,采集3頭剖檢病變程度不同的病死豬脾臟樣品,送廣東省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檢測。經熒光PCR方法檢測,3份樣品均為ASFV核酸陽性(圖3)。將3份樣品送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國家外來動物疫病研究中心檢測,確診為ASF。

    采樣送檢與確診 

    四、疫點消毒與效果評價 

    疫情發生后,當地政府立即啟動重大動物疫情應急響應,按照《廣東省非洲豬瘟突發疫情應急處置預案》,發布封鎖令,劃定疫點、疫區和受威脅區,嚴格處置疫情。其中,在疫區內無害化處理了所有易感動物及其排泄物、污水等,對疫點進行了全面徹底地清理和消毒,同時對不同時間的消毒效果進行評價,并將其作為疫區解封的重要參考指標。

    消毒

    按照《非洲豬瘟防治技術規范(試行)》規定,并參考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技術標準同,采用生石灰、燒堿和消特靈(二氯異氰尿酸鈉)對疫點進行全面消毒,對環境使用40%辛硫磷溶液滅殺蜱蟲。

    消毒范圍包括地面、車間、器具、欄舍、車輛和人員等。第1周,每天消毒5次,其中大規模消毒3次,小規模消毒2次,1周后,每天保持消毒1~3次,直至環境樣品中不再檢出ASFV核酸,然后逐漸降低消毒頻次,直至解除封鎖。  

    效果評價

    效果評價  

    分別于消毒1、3、7、15、17、 19d后,采集:環境樣品20-26個,采樣盡量覆蓋疫點內所有環境狀況。采用磁珠法提取樣品DNA,利用熒光PCR方法進行ASFV核酸檢測。

    檢測結果顯示:消毒1 d后有2個樣品呈陽性(圖4-A),陽性樣品采集點為屠宰場器具和豬圈柵欄: 3d后有1個樣品呈陽性(圖4-B) ,陽性樣品采集點為剖檢案板;7d后有2個樣品陽性(圖4-C),陽性樣品采集點為車間整板和瓷磚縫隙: 15、 17、 19d 后全部樣品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五、討論  

    廣東省首例ASF疫情為一起發生在屠宰場的外地輸入性疫情,通過對這起疫情的及時準確診斷和有效處置,實踐了ASF疫情防控的既定策略,且豐富了ASF的臨床觀感。診斷過程中發現,豬群在感染ASFV后,臨床表現差異較大,即使在急性死亡病例中,也并不一定會出現經典文獻中描述的典型癥狀和病理變化。

    病死豬剖檢后,有的呈現明顯的病理變化,有的則完全看不出病變,出現病變的內臟器官,其病理變化程度也不盡相同,這在一定程度上給ASF的臨床診斷和疫情排查帶來了一定的困難。因此,必須結合流行病學調查,通過群體觀察以及盡可能多的個體診斷,如豬群出現發熱或無癥狀突然死亡,剖檢后小腸漿膜出血,腎臟淤血,脾臟腫大等,經綜合分析作出初步診斷,確診必須借助實驗室診斷。 

    豬群感染ASFV到發病有一定的潛伏期,而處于潛伏期內的生豬臨床上可能不易被發現。這是ASF防控的難點,因為潛伏期內的感染豬存在散毒風險。這就需要對疫情盡早排查、確認,以及對疫點內的易感動物盡早進行銷毀處置。建議在ASF疫情的排查和診斷過程中,在政府管理部門許可的條件下,按照早發現、早診斷、早處置的原則進行疫情處置。 

    從對疫點消毒效果的監測結果看,消毒1d后,地面已檢測不到病毒核酸,但立面的消毒效果不如地面,臂如墻面、柵欄、器具等在消毒1d后仍能,檢測到病毒核酸,一些墊板、角落或縫隙,由于消毒或沖洗可能不如地面充分,在消毒7 d后仍然能檢測到病毒核酸。因此,對于墊板、角落或縫隙這些隱秘的地方,在消毒時絕不容忽視,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建議采用火焰噴槍以火焰焚燒的方式殺滅病毒,避免這些地方成為病毒的“庇護所”。

    在時間上,無論是地面還是立面,消毒15d后,疫點內已檢不到病毒核酸。特別需要指出的是,環境樣品中檢測到病毒核酸,只能提示該環境存在生物安全風險,并不表示該環境一定具備傳染源屬性。ASFV為雙鏈DNA病毒,相比RNA病毒,其核酸在外環境中具有較強的穩定性,核酸檢測陽性理論上不能證明具有感染和復制能力的活病毒存在圖。因此,在全面消毒后,須對環境進行徹底清洗,而且清洗效果直接影響環境樣品的核酸檢測結果。 

    參考文獻: 

    [1]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 .陸生動物診斷試驗與疫苗。 手冊:哺乳動物、禽類與蜜蜂,下卷[M]. 農業部獸醫局,組譯。7版,北京:中國農業大學出版社, 2012.

    [2] OIE. WAHIS[DB/OL]. [2018-12-20]- ht:/:/www.oie.int/wahis_ 2/public/wahid.php Diseaseinformation/ Immsummary,

    [3] BELTRAN-ALCRUDO D, ARIAS M, GALLARDOC,et al.非洲豬瘟:發現與診斷-獸醫指導手冊 [M].農業農村部獸醫局,中國動物疫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組譯.羅馬: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AO) , 2018.

    [4] KING D P, REID S M,HUTCHINGS G H, et al,Devclopment of a TaqMan PCR assay with internal amplifcation control for the detection of African swinefever virus[]. Joumal of virology methods, 2003, 107(I) : 53-61.

    [5]王清華,任煒杰,包靜月,等.我國首例非洲豬瘟的確診[D]中國動物檢疫,2018, 35 (9) ; 1-5.

    [6] 陳昌海,董永毅,開妍,等,江蘇首例非洲豬盛現場診斷報告[D]_中國動物檢疫,2018. 35 (9) : 5-8.

    [7] ZIMMERMANJJ, KARRIKER LA, RAMIREZ A,etal.豬病學[M].趙德明,張仲秋,周向梅等,主譯,10版.北京:中國農業大學出版社,2014.

    [8]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 獸醫研究所.獸醫微生物學M.2版.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2013.

    扒开花苞疯狂挺进小说
  •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