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

  • 四省報告非洲豬瘟疫情,引發全球關注,中國能否打贏阻擊戰?

    • 點擊次數:
    • 日期: 2018-08-30
    • 來源: 南方都市報

    過去十多年,非洲豬瘟病毒在東歐地區和俄羅斯持續蔓延,中國會重蹈覆轍嗎?

    浙江人老顧是嘉興市一家肉豬養殖場主人。眼前,他最擔心的事情是養殖場4000頭豬可能因為感染非洲豬瘟而暴斃。

    8月23日,農業農村部發布消息,經過國家外來動物疫病研究中心確證,浙江省溫州市樂清市發生一起非洲豬瘟疫情。這是國內第四起疫情。

    “目前,當地的各養殖場都自己封場,嚴禁外來車輛進入。”疫情發生的當天下午,距離樂清疫區不到400公里的老顧,打理完養自己豬場的雜活兒,在微信上對南都記者說。

    疫情的發生讓人猝不及防。今年8月3日,國內有史以來首次報告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短短20天時間,疫情已經由北至南,從遼寧沈陽,歷經河南鄭州、江蘇連云港,到達了浙江溫州。

    農業農村部稱,四起疫情都得到有效控制,各處疫情間是否有聯系也正在調查。

    不斷有疫情發生,令國內的養豬業者如臨大敵。整個8月,各省份緊急開會、發文、部署防控。全球糧農行業也在緊張觀望,外界擔心中國是否能夠徹底清除非洲豬瘟,不讓疫情在中國流行,避免影響東亞和東南亞的市場。

    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肉豬生產國,每年生產的豬肉占全世界的一半。一場防堵非洲豬瘟在華蔓延的“阻擊戰”已經在中國打響。

    強大的病毒,冷凍也可存活數年

    老顧2003年進入養豬業。打一進這個行業,他就知道非洲豬瘟的存在,即使以前從未在我國出現。“普通豬瘟產生癥狀緊急接種疫苗2-3小時就沒事了”,老顧說,唯有非洲豬瘟可以說是養豬業的滅頂之災。

    非洲豬瘟(African Swine Fever)由非洲豬瘟病毒(ASFV)引起,可以感染任何種類和年齡段的家豬和野豬,雖然不會讓人類致病,但對養豬業直接危害極大。

    再過3年,非洲豬瘟在全球被發現就要滿百年了。1921年,這種疾病首先在非洲肯尼亞被發現。1957年傳入西歐,1971年傳入南美洲及中美洲地區。

    這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除了非洲和意大利的撒丁島等地區外,其他暴發疫情的國家和地區均消滅了該病,未再發生新的疫情。

    但到了21世紀,隨著全球交通運輸業的發展,ASF再次出現擴散,2007年從東非傳至格魯吉亞,并向周邊地區蔓延,影響該地區直到今天。

    這是非洲豬瘟病毒一次關鍵的“長途奔襲”,而這正是這種病毒的擅長之處。

    科學家通過對病毒毒株的分子生物學分析發現,在格魯吉亞流行的病毒毒株和分離自馬達加斯加的毒株最相近。這意味著,格魯吉亞的病毒可能直接來自非洲南部的東邊或馬達加斯加,而不是來自中非、西非或意大利撒丁島等鄰近地區。

    一種推測是,非洲豬瘟病毒可能借國際貨輪攜帶的污染豬肉或豬肉制品傳入格魯吉亞。由于格魯吉亞的豬大都散養且以泔水為食,因此當地豬很有可能接觸到港口丟棄物,最終發病。

    這正是令人可怕之處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提醒,非洲豬瘟病毒不僅可以在生豬肉當存在,甚至煙熏過的豬肉中也能存活幾個月,而在冷凍豬肉中更是可能存活好幾年。70攝氏度水蒸煮30分鐘以上則可以殺死病毒。

    這是非洲豬瘟病毒善于長途奔襲的原因。防控非洲豬瘟的流行,并不只是養殖業者的責任。FAO也提醒普通公民,如果從非洲豬瘟感染地區進入中國,特別是非洲,東歐和意大利撒丁島, “不要攜帶任何豬肉制品。”

    非洲豬瘟病毒是一種非常強大的病毒,至今研究者未能研發能夠幫助動物有效預防的疫苗。豬類一旦染上病毒發病,致死率是100%,并且沒有辦法治療。

    感染之后的病豬會出現食欲減退、聽力喪失,運動能力也會出現失調,一般兩天內就會死亡。也有的豬會沒有明顯臨床癥狀突然死亡。

    現階段,人類并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來預防和消滅這種嚴重疫病。“做好生物安全措施是最基本的”,聯合國糧農組織認為,生豬養殖業者要避免喂飼泔水、穿著防護服進場、對新引進的豬進行檢疫隔離等等。

    一旦疫情發生,“只能對疫區進行隔離封鎖,對發病豬群及疫區內生豬全部撲殺,并進行無害化處理。”廣東永順生物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豬瘟項目專家吳文福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說。

    俄羅斯和非洲豬瘟纏斗的十年

    “非洲豬瘟不感染人,但是一旦引入中國,后果不堪設想。”一年多前,農業部獸醫局和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就在一份宣傳資料中發出警示。這也是中國和全球的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專家正擔心的事情。

    鄰國俄羅斯和非洲豬瘟纏斗的十年,是擺在中國政府和專家面前血淋淋的教訓。

    2007年,俄羅斯首次報告非洲豬瘟疫情。由于初期控制不力,非洲豬瘟疫情在一年時間內從零星暴發迅速轉變成流行暴發。山脈野豬群體內也發現較長時間的流行傳播,這說明病毒在當地的“自然循環”已經形成,北高加索地區形成至少2個自然疫源地并逐漸在俄羅斯南部地區迅速蔓延。

    四省報告非洲豬瘟疫情,引發全球關注,中國能否打贏阻擊戰?1

    鄰國俄羅斯和非洲豬瘟纏斗的十年,是擺在中國政府和專家面前血淋淋的教訓。

    三年后,俄羅斯境內已經發生了177次疫情,兩次遠距離爆發。“這說明ASF疫源地已經形成,每年都會向西北方向傳播”,俄羅斯的一份研究指出。

    到了疫情進入俄羅斯的第四年,也就是2011年,有報道稱俄羅斯在一年內撲殺的豬只數量達到至少14萬頭,一年的經濟損失大約為76億盧布,按現在的匯率折算,相當于7.7億人民幣。

    到了2012年,就連生物安全措施比較好的大型商業化養殖場也受到影響。2012年初,在克拉斯諾達爾地區發生的26起ASF疫情中有21起發生于商業養殖場。這是俄羅斯豬肉生產的核心地區。

    2014年,非洲豬瘟在俄羅斯繼續惡化。截至2014年7月,ASF已經造成俄羅斯大約15億美元的直接損失。

    病毒進入集約化的生產基地,帶來的結果就是更集中的豬只撲殺。俄羅斯最大的鮮肉及肉制品企業Cherkizovo集團,在2014年就因撲滅ASF而不得不捕殺5萬只豬。許多投資者不再增加生產設備和資金。

    俄羅斯官方在督查中發現,該病經常會在多年以前已經認為根除的地區再次出現。截至2015年底,官方共報道773起疫情。俄羅斯豬肉生產者聯盟(RUPP)的一份聲明顯示,自2008年ASF流行開始,俄羅斯因ASF已經殺了80萬頭豬,損失了400億盧布(相當于40億人民幣)。

    對于國外非洲豬瘟疫情,中國政府會及時發布預警和貿易禁令。早在1978年,當時南美洲的巴西暴發嚴重ASF疫情,農業部等多部門便已提出實施貿易禁令和相關檢疫要求。

    為了抵御非洲豬瘟病毒跨越國境線進入中國,2009年開始,我國就已經開始對邊境高風險區(比如黑龍江省和內蒙古自治區)開展非洲豬瘟監測。2012年,非洲豬瘟已經正式納入國家動物疫病監測計劃。

    負責這項工作的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國家外來動物疫病研究中心)在一份研究中對外披露,截至2016年底,累計監測家豬和野豬樣品8萬余份,全部均為陰性。

    不期而至的“戰爭”

    一年多前,非洲豬瘟病毒又來了一次驚世駭俗的長距離突襲。2017年3月,非洲豬瘟突然在遠東地區伊爾庫茨克州出現,疫點距中國北方最大陸路口岸滿洲里僅約1000km。

    四省報告非洲豬瘟疫情,引發全球關注,中國能否打贏阻擊戰?2

    2017年3月,非洲豬瘟突然在遠東地區伊爾庫茨克州出現,疫點距中國北方最大陸路口岸滿洲里僅約1000km。

    這使得ASF傳入中國的風險空前提高。首先是經由俄羅斯陸路口岸入境的旅客,數量多,其攜帶的商品數量大、種類雜;國際交通工具中產生的生活垃圾、泔水等污染物,如不及時安全處理,也可能引起豬只感染。

    還有一個原因是“野豬的流動”。 我國與俄羅斯接壤的4個省(自治區)均有野豬分布。雖中俄邊境多數地區架設了鐵絲網,但仍存在有鐵絲網破損及未架設到的區域,帶毒野豬可穿越邊境地區進入我國。此外,鐵絲網雖能攔隔大型動物,但對軟蜱沒有效果,軟蜱可穿越鐵絲網進入國境線,隨后感染豬只。

    此后,原農業部緊急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非洲豬瘟風險防范工作的緊急通知》,并聯合原質檢總局等十部委進行了聯防聯控會商。

    在中國國境北端的黑河口岸,檢驗檢疫人員加強了查驗力度。從俄羅斯入境旅客攜帶的肉制品要求予以截留,入境的傳播也要防疫消毒。在出入境大廳內,工作人員還放置了消毒腳墊,專門用來對入境人員的鞋底消毒。

    2017年,英國醫學期刊雜志(BMJ)發表評論文章稱,對于中國可能爆發的非洲豬瘟疫情,全世界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聯合國糧農組織也注意到了ASF此次長距離“遠跳”。經過全球多位專家的參與和分析,2018年3月,FAO發布了一份名為《非洲豬瘟威脅中國》的風險評估報告稱,ASF一旦進入中國,將對動物健康、食品供應等產生毀滅性的影響,并會提升非洲豬瘟進一步傳播的可能性,東南亞、朝鮮半島和日本都可能收到沖擊。

    四省報告非洲豬瘟疫情,引發全球關注,中國能否打贏阻擊戰?3

    FAO發布風險評估后第5個月,ASF如期而至,在沈陽沈北新區報告了中國境內的第一例疫情。

    報告分析,東北的黑龍江是疫情最有可能輸入的省份,緊隨其后的是內蒙古自治區;而最有可能的疫情輸入方式是飛機、航運等國際交通往來,排在第二位的原因是中國在外勞工攜帶入境的不合規食品。合法的豬肉進口被認為是風險較小的一種傳播渠道。

    FAO發布風險評估后第5個月,ASF如期而至,在沈陽沈北新區報告了中國境內的第一例疫情。2018年8月1日,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某養殖戶的生豬發生非洲豬瘟疫情,存欄383頭,發病47頭,死亡47頭。

    8月10日,農業農村部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通報,截止8月9日,全國26萬多個監測點共監測了1800多萬頭豬,覆蓋了養殖場、交易市場、屠宰場和工廠,“沒有發現新的疫情”。

    8月16日,農業農村部再次向OIE通報,稱第一例疫情發生在兩家私人養殖場,為同一個老板所有。兩家農場周邊的676頭生豬被撲殺。此外,對遼寧全省的3500多萬頭生豬監測也發現,10226件采集的樣本中,有7例非洲豬瘟病毒基因組核酸陽性,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這7例都是來自養殖場周邊的兩個村莊。兩個村子里所有的生豬也都被撲滅了。

    據科技日報8月22日報道,對我國發生非洲豬瘟的病毒基因測序初步結果顯示,引起我國本次非洲豬瘟疫情的毒株為基因Ⅱ型,部分基因序列與格魯吉亞2007株和俄羅斯伊爾庫茨克2017株的相應序列完全一致。

    豬病防控專家、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博士生導師賀東生教授對南都記者說,暴發非洲豬瘟的最終原因還沒確定,主要原因可能有幾種情況:一是冷凍豬肉;二是活豬;第三個可能是旅客從國外帶回來的豬肉制品,成為廚房的下腳料,給私人養殖場的豬食用。

    賀東生表示,不應該考慮疫情暴發是哪個國家或者地區的責任,要弄清楚病毒從什么渠道進入國內,找到傳染源徹底撲殺,補上漏洞,才是最重要的。要強調的是,非洲豬瘟不感染人!全世界都沒有任何人感染非洲豬瘟,不必恐慌。

    撲朔迷離的疫源

    盡管遼寧全省開展了監測,周邊村子撲殺生豬,但非洲豬瘟并不準備就此收手。

    沈北疫情發生14天后,河南省鄭州市經濟開發區某食品公司屠宰場接收一批來自黑龍江佳木斯湯原縣鶴立鎮的生豬,共260頭,發病30頭,死亡30頭。8月16日,經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確診為非洲豬瘟。

    頗為蹊蹺的是,食品公司屠宰場接收的豬出現了疫情,但黑龍江的養殖場卻一切如常。中國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4名專家對佳木斯湯原縣鶴立鎮的養豬場采集血樣,按照嚴格的生物安全防護要求,連夜送往哈獸研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進行檢測診斷。

    結果為非洲豬瘟病毒基因組核酸陰性,F場流行病學調查、疫情普查和實驗室檢測結果均表明該養豬場不存在非洲豬瘟,也不支持該養豬場為河南省某屠宰場非洲豬瘟疫情的疫源地。

    “這是最撲朔迷離的地方。”賀東生對南都記者說,如果兩邊說的都是事實,那就是在生豬運輸的路途中偶然性地感染非洲豬瘟,“這還有待進一步調查”。

    河南報告疫情的一天之后,江蘇省連云港市海州區某養殖場的生豬出現非洲豬瘟疫情,報告時發病615頭,死亡88頭。

    兩天后的8月17日,浙江省溫州市樂清市畜牧獸醫局接到報告,某養殖小區3個養殖戶的生豬出現不明原因死亡。發病430頭,死亡340頭,后亦確診非洲豬瘟。

    “3起疫情似乎不是各自孤立的,可能存在直接或間接的聯系,但目前還未找到確切的流行病學證據。從時間順序看,不能完全排除與沈陽疫情的相關性。”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豬傳染病研究室主任兼豬烈性病創新團隊首席科學家仇華吉分析說。

    四省報告非洲豬瘟疫情,引發全球關注,中國能否打贏阻擊戰?5
    四省報告非洲豬瘟疫情,引發全球關注,中國能否打贏阻擊戰?6

    國內豬養殖業的產業結構。

    “關于非洲豬瘟傳入我國的途徑,以及疫情相互之間的關系,農業農村部正組織業內專家開展溯源求證工作。”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相關專家對外稱。

    “從北向南的傳播和生豬的運輸貿易有比較密切的關系”,賀東生對南都記者說。

    中國的動物健康專家從俄羅斯疫情處置中吸取的教訓是,豬肉制品的非法運輸,用未處理的殘羹喂豬,自由放養的飼養模式,存在大量未經獸醫監督的低生物安全水平的小型農場和低效率的控制措施等,是俄羅斯疫情持續擴散的原因。

    此外,農場主的不配合(如隱瞞疫情及處置情況)也加速了疫病在家豬及野豬群體內擴散。

    中國的疫情是否會繼續影響其他省份或地區?賀東生表示,“這要看我們整個行政體系是否應對得力,需要政府介入和高度關注。”

    農業部8月初已下發通知,強化生豬移動風險管控,要求在低風險區間調運生豬及其產品的,禁止途經高風險區。

    為了防堵非洲豬瘟,四川全省44條省際間指定通道檢查站加強了應急值守,執行24小時值班與通報協查制度。

    四省報告非洲豬瘟疫情,引發全球關注,中國能否打贏阻擊戰?

    在半集約式的生豬養殖中,四川是一個集中區域。

    四川省農業廳要求,重點對省外輸入和過境生豬及生豬產品的檢疫證明、標識、健康狀況等進行查驗,通過農業農村部電子出證系統A證平臺查詢檢疫證明的真實性與有效性,相關情況核查無誤,實施臨床檢查與消毒等措施后才予以放行。

    東北地區的獸醫正走村入戶,持續排查了當地生豬的健康狀況。

    按照農業部二級預警要求,山東和重慶等省份緊急辦了培訓班。獸醫部門的領導坦言,“面對重大動物疫情來臨,要敢于擔當,做好防治工作,不能當千古罪人“。

    “如果應對工作不利,會導致非洲豬瘟在全國蔓延傳播,大部分省區還會繼續加劇甚至流行。如果我們把有限的幾個傳染源全部及時溯源清楚并撲殺徹底,是完全可以把控住疫情,不造成蔓延,并徹底清除掉。”豬病防控專家、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博士生導師賀東生說。

     
    扒开花苞疯狂挺进小说
  •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