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

  • 華農團隊研制出國際上首個H5亞型禽流感疫苗

    • 點擊次數:
    • 日期: 2017-06-05
    • 來源: 南方都市報

    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研究所工作人員在進行常規研究。 南都記者 鐘銳鈞 實習生 翁思成 攝

    廖明團隊

    團隊由華南農業大學副校長、教授廖明帶領,共有包括華南農業大學、中國獸醫藥品監察所乃至公司等至少15個人員共同參與。

    研究第一完成人為廖明,他主持全面工作、技術指導、項目規劃。第二完成人為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教授亓文寶,負責禽流感病原學研究、疫苗研制和流行病學研究。第三完成人為中國獸醫藥品監察所研究員蔣桃珍,負責禽流感疫苗研制和綜合防控技術研究。

    2013年10月,H10N8禽流感病毒,在全球首次被發現突破人的屏障,傳染到人身上。上世紀70年代以來,全球范圍新出現的傳染病和重新出現的傳染病中,有半數以上跟H 10N 8一樣,能從動物傳染給人,比如禽流感。

    搜尋這類病原的蹤跡,研究其生長特點,并試圖阻擊它們,是近十幾年來,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動物傳染病教研室廖明教授團隊一直在做的事情。

    在今年的廣東省創新發展大會上,該團隊完成的“重要動物源性人獸共患病防控關鍵技術研究與應用”項目,獲得了2016年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

    發現H10N8

    2013年,江西省通報,在一患者的標本中檢測出甲型流感病毒,經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進一步檢測,確定為H 10N 8禽流感病毒。重癥肺炎,是禽流感病毒潛藏于人類的“信號”。

    甲型流感病毒通過病毒上血凝素蛋白(H A )及神經氨酸酶蛋白(N A )的隨機組合,可以形成上百種“兄弟”亞型,目前已知有16種H A亞型和9種N A亞型,在這之前,H 10N 8只是其中名不見經傳的一個亞型。

    此時,近八百公里開外,這一消息也引起了廖明團隊科研人員們的高度關注。早在2012年,他們就曾與這一病毒打了次照面。

    當時,團隊成員在做流行病學調查時,從活禽交易市場里的鴨身上分離到H 10 N 8禽流感病毒。這是該病毒首次在國內的家禽上現身,“作為研究來講,它是一個特殊的材料,當時發了篇比較好的文章,然后就放下了。”

    該患者的過世,讓這個農業部的禽流感專業實驗室的聲音變得舉足輕重。在與江西省疾控中心商量后,從該患者身體上分離出的病毒樣本被送到實驗室。對比研究發現,從鴨和該患者身上分離的兩個病毒,“從基因組成上有相似性,但親緣關系不是很近。”

    “該患者感染的病毒可能是經過國外野鳥和國內鴨、雞的病毒重組后形成的。”他們判斷:動物職業人群可能存在一定的感染風險,且廣東部分犬只很可能曾感染過H 10N 8病毒。

    H 10N 8只是廖明團隊的科研發現中的一個縮影。十幾年來,該團隊在國際上首次報道了7個具有多種亞型重組、跨洲際基因型重組、跨種間重組等特性的禽流感病毒,“包括H 5N 1,H 5N 3,H 10N 8,H 3N 2等,發現了這些亞型的組成方式的特殊性。”團隊還發現或證實了不同禽流感病毒P B 2蛋白的4個氨基酸位點在禽流感病毒跨宿主傳播中起重要作用,為破譯禽流感的傳播機制提供了重要線索。

    水禽成“助推器”

    人類與禽流感病毒的博弈,路漫漫而修遠。而中國地域糅合了各種生態因素,與禽流感的關系非常密切。廖明介紹,中國家禽養殖量大,品種多,養殖方式多元化,集約化、散養等方式混雜,活禽運輸和貿易頻繁,交叉感染風險高,加之人口眾多,使得中國成為禽流感重要疫區之一。而養殖大省和候鳥遷徙的必經之地,這些特點在廣東又體現得尤為明顯。近年新出現的引起較大關注的禽流感病毒,有不少都在廣東最先發現,其中包括H 9N 2、H 5N 1、H 10N 8等。

    通過流行病學的調查,除了要讓重組的病毒“現出原形”,團隊還在試圖破解廣東這個特殊環境下,病毒流行傳播的“密碼”。

    “我們新發現的很多禽流感病毒變異體都帶有水禽源毒株的蹤影。”

    水禽包括鴨、鵝、雁等以水面為生活環境的禽類動物。廖明說,研究表明,水禽與幾乎所有禽流感病毒都可以和諧共處。病毒很容易感染水禽,并通過水禽攜帶而污染環境或傳染給其他家禽。所以,無論是養殖環節,還是活禽銷售環節,都不宜將不同的家禽混在一起。

    廖明說,中國家養水禽占全世界的75%,“跟國外相比,國內流行的禽流感相當復雜,該病的防控重點在家禽,而家禽的防控關鍵又在水禽。”

    研制成功用了六年

    如果說流行病學調查是為了解析和“追蹤”禽流感,那疫苗的研制則是和禽流感來了一場正面“阻擊戰”。

    這場戰役的主角之一是H 5亞型禽流感病毒。1996年,H 5N 1病毒在廣東南海的鵝現身后,1997年在香港報道了人直接感染和死亡的病例,2004年全國多地爆發家禽的H 5N 1疫情,造成大量禽只死亡。這次慘痛的損失,以及該病引起世界高度關注公共衛生風險,也讓國家確定了免疫、生物安全防控、撲殺三種方式相結合的措施。

    結合前期的研究基礎和防疫需要,研發一個水禽專用的抗H 5亞型禽流感疫苗就成為廖明及其團隊的重要工作目標。

    對于一個好的疫苗來說,制苗用的種毒挑選極為關鍵。

    2007年,在一次日常采樣監測中,團隊科研人員從廣東的鴨身上分離到一株H 5N 2病毒,經過大量測試,證明該病毒的各項指標都非常符合制備疫苗的需求,是一株非常優秀的種毒。這一結果讓團隊沸騰了,廖明感嘆:“在這么多的H 5亞型禽流感病毒中篩選到一株適于制備疫苗的天然弱毒株,可能比買中彩票的幾率還要低”。“因為它要同時滿足多個條件,包括在生產過程中安全、免疫后在各種家禽體內誘導抗體上升速度快、均勻度好,對全國多地出現的病毒都有交叉保護能力等。”這一毒株也被命名為“D 7株”,D取自“鴨”的英文首字母,以紀念那只攜帶疫苗毒株的鴨。

    從拿到疫苗毒株到研制出水禽專用“H 5亞型禽流感滅活疫苗”并成功上市,總共花了漫長的6年時間。這也是國際上首個專用于水禽的H 5亞型禽流感疫苗。

    疫苗上市3年后,銷售額超過3億元,在全國家養免疫水禽中的使用率超過50%.十幾年的研究,能獲得如此成果,廖明感慨“很不容易”,“它不僅推動了家禽業的發展和水禽免疫率的提高,而且在保護人的健康方面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除了禽流感,廖明領導的重點實驗室還在沙門菌病、弓形蟲病等人獸共患病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突破,發現了這些細菌、寄生蟲在華南地區經動物感染人的新途徑。

    “我們的研究更好地揭示了那些在畜禽中造成嚴重危害,對人的健康也有嚴重影響的病毒、細菌產生出的流行特點和感染機制,探索建立了有效的防控方法,讓人不再談病色變。在研究中,真的能深切體會到一個科學家的價值。”廖明說。

     

    出品:南方都市報科學新聞工作室

    扒开花苞疯狂挺进小说
  •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