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

  • 豬丹毒病的綜合防治措施

    • 點擊次數:
    • 日期: 2016-09-19
    • 來源: 防疫一線

    豬丹毒病主要侵害架子豬,因皮膚表面常見有凸起疹塊,俗稱“打火印”,是豬傳染病中重要疾病之一[1],曾把該病與豬瘟、豬肺疫并列為豬的“三大傳染病”[2]。豬丹毒病是一種自然疫源性疾病,至今世界各國尚未徹底凈化該病,呈世界性分布。據報道,我國流行的豬丹毒病以急性敗血型和亞急性疹塊型居多,常因飼養管理不善和治療不及時呈現急性死亡。也有報道指出,從人的患病皮膚中分離到該菌,并證明可引起人類的丹毒病[3,4]。這不僅給養豬業帶來較大的經濟損失,對人類健康也構成了威脅。因此,掌握豬丹毒病的流行病學及治療預防措施意義重大。

    1、病原學

    丹毒桿菌是導致豬丹毒病的病源菌,是一類小的革蘭氏陽性菌,細菌形態細長,呈直或稍彎的桿狀,以單個或鏈狀存在,有時可見到球狀或棒狀形態。丹毒桿菌無運動性,無芽孢,無鞭毛,無抗酸性,大小為 0.2-0.4 μm×0.8-2.5μm,易被普通染料著色,但革蘭氏染色容易脫色。本菌是兼性厭氧菌,有些菌株在含有5%-10%CO2的條件下生長更好,在pH值6.7-9.2的環境中可生長,在pH值7.2-7.6環境下生長更好, 5-42℃溫度下可生長,在 30-37℃環境下生長更好[5]。在人工培養基上傳若干代后開始形成長絲,這種形態主要存在于老齡培養物中或慢性病灶中,長絲有時較粗,可長達4-60μm;特別是在液體培養基中容易形成團裝的菌體絲;在營養肉湯37℃培養24h后,培養物呈輕度渾濁,無菌膜;在有血清的肉湯中生長旺盛;在固體培養基上培養48h后,可形成小于1mm的透明菌落,多數菌株的菌落有完整的邊緣[6]。

    2、流行病學

    該病主要發生于豬,禽類、綿羊、人和其他動物也可感染。規;i場,病豬和隱形感染豬是最主要的傳染源,致病菌長期存在于帶菌動物扁桃體、膽囊和骨髓中,可通過糞尿、唾液和鼻分泌物排出大量的丹毒桿菌,污染圈舍及用具,另外,致病菌可長期存在土壤之中,使土壤成為傳染源之一。該菌可通過任何途徑侵入機體,吞食被污染的食物和飲水是引起感染的一種主要方式,皮膚創傷也可進行傳染,也有經家鼠傳播的可能。各個日齡階段的豬都有易感性,以3-6月齡豬最為多發,隨著年齡的增長,易感性逐漸降低,6月齡以上的豬發病率不高,仔豬可通過吸允母乳獲得被動免疫,在出生數周內具有免疫保護性。豬丹毒病一年四季均可發生,以7-9月多發,近年來,出現春季、冬季也發生本病流行的情況[7]。豬丹毒病常和其他傳染病引起混合感染,給治療帶來一定難度,寄生蟲感染也可增加豬丹毒病的嚴重性。飼養管理不善和一些應激也可誘發該病,如圈舍衛生差、突然更換飼料、氣溫變化、疲勞等。

    3、臨床癥狀

    豬丹毒病臨床癥狀通?煞譃3類:急性、亞急性和慢性。除此之外,可發生隱性感染,暫時性看不到臨床癥狀,但隨著時間推移也可以導致慢性感染。

    3.1 急性癥狀

    突然發病,有時突然死亡。病豬體溫可達40-42℃,甚至更高,體溫高的病豬可能出現顫抖,有些體溫41℃豬可能表現正常,存活下來的豬的體溫在5-7d可恢復正常;精神沉郁,食欲部分或完全廢絕,腸蠕動減慢,架子豬和老齡豬糞便干燥,小豬則表現出腹瀉,懷孕母豬可發生流產;特征性皮膚病變多出現在感染后的第3d,病豬皮膚上可見到小的粉色和黑褐色的丘疹塊,表面隆起,觸感堅實,多數情況下可摸到疹塊,急性感染而未死亡的豬群,這些病變可能廣泛存在,一般在出現4-7d內逐漸消失,當丘疹塊轉變成黑紫色時,通常表示病豬即將死亡,急性死亡的病豬,常見腹部、耳部、尾部、大腿后部及下顎出現大面積的黑褐色病變[8]。

    3.2 亞急性癥狀

    亞急性豬丹毒癥狀比急性癥狀輕微,動物不表現出病態,體溫不高,或高但持續時間不長,食欲不受影響,有些豬出現少量的皮膚病變,皮膚上出現疹塊,不愿走動。

    3.3 慢性癥狀

    慢性豬丹毒病是由急性或亞急性豬丹毒或隱性感染轉變而來,最常見的特征是關節炎。有時出現心功能不全癥狀,突然死亡,有時在感染后3w出現慢性關節炎,引起關節不同程度僵直、腫大,從輕度破行到四肢完全不能支撐。

    4、病理變化

    4.1 急性病理變化

    豬丹毒病特征性的病理變化是皮膚上的菱形疹塊,當這種菱形疹塊在全身廣泛出現時,標志已引起敗血癥。在急性豬丹毒病病變中,肉眼可見彌漫性皮膚出血,特別是在口鼻部、下顎、喉部、耳、腹部和大腿部的皮膚。解剖可見肺部充血水腫,心外膜和心房的肌肉組織處可見瘀斑和斑點性出血,胃部可見卡他性出血性胃炎,胃漿膜出血,肝臟出血,脾腫脹出血,腎皮質部有斑點狀出血,淋巴結的外觀取決于受感染的程度,表現為不同程度的腫脹、充血[9]。

    4.2 慢性病理變化

    慢性豬丹毒病的病變主要是增生性、非化膿性關節炎,常發生在跗關節、膝關節、肘關節、腕關節,有時可見脊髓炎,患有慢性關節炎的病豬,有一個或多個關節腫大,關節膜發生纖維性組織性增厚,關節腔內有大量的漿液性血樣滑液,稍渾濁,有少量膿性物;こ霈F不同程度的充血和增生,造成組織腫脹,有顆粒出現并形成尖狀物,深入關節腔。有些病豬會出現心功能不全,其他臟器出現慢性炎癥,如脾和腎臟的管梗塞。

    5、診斷方法

    根據臨床癥狀和病理變化可做初步診斷,確診需進行實驗室診斷。細菌學檢測是診斷豬丹毒病較為可靠的方法,可用于病豬生前和死后診斷。涂片鏡檢:從疑似豬丹毒病病豬耳靜脈采血或切開疹塊擠出血液和滲出液做涂片,也可采取急性死亡病例的脾、肝、腎及淋巴結等臟器做涂片,用瑞氏或姬姆薩染色,鏡檢可見豬丹毒,菌多數在血細胞之間。培養觀察:采取病料接種于鮮血瓊脂斜面或接于肉湯中,在37 ℃恒溫箱中培養24h,進行細菌形態學鑒定[10]。

    6、治療措施

    6.1 化藥治療

    磺胺嘧啶鈉治療豬丹毒病效果好,治愈率能達85%;前粪奏もc按0.2g/kg體重用量靜脈注射,每天2次,3-4d一個療程[11];蛴们嗝顾,按2萬單位/kg體重肌肉注射,每天2次,連用3-5d。為防止復發或轉慢性,不宜過早停藥,待食欲、體溫恢復正常后,持續用藥 2-3d。血清療法,應用抗血清皮下注射,每頭仔豬按5-10mL劑量給藥,3-10月齡豬按30-50mL劑量給藥,成年豬按50-70mL劑量給藥,間隔24h注射1次。如果青霉素與抗血清同時應用效果更佳。

    6.2 中藥治療

    中藥治療,紅藤15g,甘草5 g,當歸尾10g,金銀花15g,連翹25g,白酒適量;若熱盛煩渴者,加天花粉、石斛;便秘、腹脹加酒大黃、枳實;疼痛劇烈者加穿山甲、皂刺;挾濕者加薏苡仁、佩蘭;兼風熱表證者加蟬蛻、牛蒡子;紅腫灼熱加蒲公英、地丁[12]。

    同時養殖場全群豬用恩諾沙星300-500g/t拌料,可溶性粉的阿莫西林300-400g/t飲水,或電解多維500mg/L、維C 200g/t飲水,防止繼發感染。 

    7、預防措施

    7.1 免疫接種

    免疫接種是當前防止豬丹毒病的最有效措施。仔豬在45-60日齡進行第一疫苗注射,在3月齡進行第2次加強免疫。種豬每間隔6個月注射疫苗1次,通常于春秋兩季定期免疫注射。目前主要的免疫菌苗有:豬丹毒弱毒菌苗,大小豬均一律皮下注射1mL,免疫期為6個月;豬丹毒氫氧化鋁甲醛菌苗,10kg體重以上斷奶豬一律皮下或肌肉注射5mL,21d后產生免疫力,免疫期為6個月;豬丹毒 GC42系弱毒菌苗,皮下注射7億個菌,注射后7d產生免疫力,免疫期為5個月以上。疫苗免疫時還應注意抗生素的使用,抗生素的使用對菌苗的免疫效果有一定的影響,在接種前7d和接種后10d內,應避免使用抗生素。

    7.2 加強飼養管理

    圈舍保持干燥衛生,陽光充足,通風良好無賊風,糞便尿液及時清理,定期對圈舍進行消毒;禁止飼喂霉變飼料,飼料營養要均衡,飲水要干凈充足;妊娠母豬單圈飼養,避免咬架帶來應激;每批仔豬出欄后,應對仔豬豬舍的門、窗、墻壁、地面等先用水沖洗干凈,再用消毒液進行消毒;嚴格引種,并根據當地傳染病流行情況制定免疫程序,建好養殖檔案,做好免疫記錄;若發現疾病應盡早進行治療。

    8、小結

    豬丹毒病是一種急性、熱性傳染病,主要侵害3~6月齡豬,以皮膚出現小的粉紅色或黑褐色凸起的疹塊為主要特征。發現豬丹毒病應及時隔離,堅持早發現早治療的原則,做好圈舍消毒工作;前粪奏もc、青霉素和抗血清治療可取得很好的治療效果,也可采用中藥配方進行治療。免疫接種是當前防止豬丹毒病的最有效措施,同時要加強飼養管理,能將豬丹毒病拒之在養殖場外。

    參考文獻:

    [1] 李黎, 李光沐, 俞寧. 豬丹毒的診斷與防治措施[J]. 畜牧與飼料科學, 2009, 30(8 ):118-123.

    [2] 韋永峰, 侯太乾. 急性豬丹毒的防治[J]. 中國畜牧獸醫文摘, 2014, 30(8):146.

    [3] 羅新民. 生豬屠宰場豬丹毒桿菌污染情況調查[J]. 中國動物檢疫, 2008,25(2):34.

    [4] 付凌, 張睿, 楊建成, 等. 豬丹毒與豬附紅細胞體病混合感染的診治體會[J].畜禽業, 2009, (7):74-75.

    [5] 朱鳳瓊, 陳達燕, 夏英杰, 等. 豬丹毒的分離及鑒定[J]. 現代農業科技, 2012, (4):316-317.

    [6] 杜海江. 豬丹毒的診斷與防治[J]. 現代農業科技,2013,(20):272-273.

    [7] 高如云. 豬丹毒的診斷與治療[J]. 中國畜牧獸醫文摘, 2014年, 30(12):164.

    [8] 王玉成. 夏、秋季豬丹毒病的流行與防治[J]. 養殖技術顧問, 2013, (12):96.

    [9] 唐羽. 一例豬丹毒病的診療[J]. 畜禽業, 2013, (295):72-72.

    [10] 李黎, 李光沐, 俞寧. 豬丹毒的診斷與防治措施[J]. 畜牧與飼料科學, 2009, 30(7-8 ):118-123.

    [11] 鄧紅艷. 淺談豬丹毒的診療[J]. 中國畜禽種業, 2014, (1):97-98.

    [12] 范乃成. 中草藥防治豬傳染病效果好[J]. 畜禽業, 2015, (1):72.

    扒开花苞疯狂挺进小说
  • <b id="rdqfu"></b>

    <ruby id="rdqfu"></ruby>
    <video id="rdqfu"></video>

    <video id="rdqfu"></video>